流月灵异事件簿(6)

冒个泡……

回来以后忙die,这一点写了好久_(:з」∠)_


上一更在这里


————————————


两个人趁着混乱,一头钻进楼道。初七要往电梯间走,被沈夜一把拉了回来:“有监控,走楼梯。”

初七点了点头,三两步跑上楼梯。

 

一分钟后。

初七站在紧闭的大门前:“是这里吗?主人。”

“呼……我看看……”沈夜扒着楼梯扶手,气喘吁吁地往上爬,“902……嗯,没错。”

初七低头检查罗盘,自言自语道:“腰酸背痛腿抽筋,上楼都费劲,怎么办?请喝‘超能盖’补钙口服液。”

“……初七!”沈夜怒道,“没事……别看……那么多广告。”


沈夜好不容易爬上最后一级楼梯,双手扶着膝盖,在门前弯下腰大喘气。

“……怎么样?”

罗盘纹丝不动,初七摇摇头:“看不出来。”

“没事……高层阳气重,她待不了多久……”沈夜说,“你,往后站站……我来开门。”

初七站在侧前方,解下背后的胡琴盒子,抽出刀,凝神戒备。

沈夜对他摆摆手示意不用,又深呼吸几次,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门卡,在门锁上一刷。

“咔哒”一声,门在他面前打开了。

 

下一秒,一股浓烈的气味从门缝里涌出。

语言无法描述那种销魂的气味——最贴切的形容,是一千条从生下来就没有洗过澡又在腐烂发酵的垃圾山里滚了几十年的脱缰的野狗,铺天盖地的碾了过来。

从门缝中可以看见垃圾堆了满地,苍蝇飞舞,看不出颜色的液体一直流到脚下。

沈夜:“…………………………”

初七默默地把刀别回腰间,向主人递过去一个口罩。

 

 

两个人身穿全套简易防护装备,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进这个可怕的房间。

房间的主人显然已经很久没出过门,也很久没有打扫过,地板上堆满了吃过的脏饭盒,臭气熏天,每一步都惊起一群苍蝇。脚下传来轻微的爆裂声响,沈夜拒绝去想那是什么。

客厅里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再往前望去,阳台窗子被推开了一半。新鲜的风吹进来,暂时驱散了一点污浊的空气。

——她果然不在。

但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在他们面前杀人?是巧合,还是故意挑衅?

 

茶几上放着一个土豪金的苹果7P手机,初七戴着手套,小心地碰了一下home键。

“有密码。”

“手机有电,说明他死前用过,说不定留下了什么线索。”沈夜说,“试试生日?”

——之前在公安局查地址的时候,他们看见了赵杉身份证的号码。

初七试了试,然而手机显示密码错误。

“……试试金不换的生日。”

“不是每个人都会用老板的生日当密码吧。”初七默默吐槽道,又试了一下,果然还是密码错误。

再试下去,手机就要被锁住了。沈夜想了一会,突然转身往另一侧走去。

初七抬头:“主人?”

“我去看看有没有她吃剩的。”

 

——————

 

沈夜走进卫生间,反手关上门,四周立刻一片漆黑。

这个户型的客卫没有窗子——收了那么多中介宣传单,他对这一点记得很清楚。

沈夜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在黑暗里点燃了一支烟,拉下口罩将烟咬在嘴里。又翻出一支圆珠笔,在两只手心上各画了一个符号,然后翻转手掌,在两侧肩头各拍了一下。

 

传说人身上有三盏“灯”,分别在头顶和双肩。走夜路时,如果听到身后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回头;回一次头,你身上的“灯”就会灭一盏。

如果回头三次之后,再往前走,就会有只手在你肩上轻轻地拍一下……

 

沈夜以前从来不干招魂的活。因为他这个无敌祖传体质的原因,普通的魂魄 没法上身,费了大劲好不容易招来几个,个顶个全都是厉鬼。

但是初七却不同,他似乎天生就有感知另一个世界的能力。于是沈夜把招魂的单子都丢给他做,自己在一边装世外高人,并且表示“太简单了,连我的保镖都会”。

当然,他现在绝不敢让初七再做这种事了。实在需要的时候,就只能封住自身气息,用瞎猫撞死耗子的办法捞一捞——就像现在。

 

手掌拍过后,这里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一点。沈夜深吸一口烟,将半截燃烧着的烟夹在指间,在洗手台上小心地抖落几点烟灰,最后将烟立在中央,喃喃念了几句话。

半截烟稳稳地立住了,镜子里映出一点悬浮在黑暗中的火光。

“她已经走了。”沈夜低声说,“还在的话,就出来吧。”

片刻后,烟头忽然亮了一下,仿佛被看不见的人吸了一口。沈夜闭上眼睛,感觉右肩后吹过一丝凉风。

在黑暗和寂静里,有什么声音逐渐靠近了……

 

“呜……”

耳后一冷,微弱的呜咽声响起。沈夜睁开眼,看向镜子。

在他的右肩上,露出半张男人苍白的脸。

那是货真价实的“半张”脸。这个叫赵杉的人,魂魄显然已经被吃了大半,就算用法术强行聚拢起来,也只剩下这么一点而已。

他魂魄的样子,和此时躺在楼底下的尸体差不多——惨白,憔悴,鬼气森森。

 

“你叫赵杉?”沈夜说,“你是怎么死的?告诉我。”

男人的半张脸上是一种扭曲的悲伤表情,沈夜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

“呜呜呜……”

“能听见吗?”沈夜继续追问,“是白露杀了你?”

“呜呜呜呜……”

飘渺的哭声一直在他身后,忽大忽小,忽近忽远。但是残魂似乎没有智力,并不能听懂他的意思。

“行了,别哭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沈夜有点不耐烦起来:“快点告诉我,她为什么要杀你?我给你报仇。”

“呜呜呜呜呜……”

“……手机密码是多少?”

“呜呜呜呜呜呜……”

“再不说,就把你打散。”沈夜恐吓道。

“呜呜呜呜呜呜……”

费了半天劲,就招出来这么一个智障残魂,沈夜觉得自己简直要被气死。这时初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主人?120来了,在楼下。”

——必须要抓紧时间了。沈夜压抑着怒气,又问了一次:“赵杉,你在手机里存了什么?把密码告诉我。”

突然间,原本环绕身周的哭声变大了。

右肩一重,后颈寒毛一瞬间炸开来,镜子里映出半张苍白的鬼脸,已经紧紧地贴到了他的耳后!

“呜呜呜呜呜呜……”

 

“是,主人。”初七在门外答道。

沈夜:“……嗯?什么?”

“密码是555555。”初七说,“打开了。”

沈夜:“……”

残魂:“呜呜呜呜呜呜……”

几秒之后,初七说:“手机里有个录音,是十五分钟前留下的。”

“嗯。”沈夜无力地说,“存下来,我们走。”

 

身后的残魂还在哭泣,表情却已经从一开始的悲伤转变成怨恨。

横死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怨气。像这种残缺不全的魂魄,无法像一般鬼魂附在人身上,却也能影响到一些体弱多病的人,令他们产生幻觉。运气好些的话,说不定还能迷惑一两个活人以同样的方式跳楼自杀,成为它的“替身”。

但“替身”也救不了它。魂魄不全者,无法投胎。唯有在这间屋子里永远徘徊下去,永远重复着自己的死亡,永远无法解脱。

沈夜叹了口气,摸索到左手上的戒指,将食指压上刀刃。

指腹传来一点刺痛,他用力挤了挤手指,突然反手向残魂的眉心按下去。

 

 “——!”

残魂张大嘴,发出无声而凄厉的嘶叫。

这种不完整的魂魄,对纯粹的阳气没有任何抵抗力。像是滚油泼进了冰雪,以那滴血为中心,它的形体开始肉眼可见地消融!

魂飞魄散是一个异常痛苦的过程,说是千刀万剐都不为过。男人的额头赫然已融出了一个大洞,下半张脸诡异地拉到极长,扭曲着,挣扎着,撕扯着,竭尽全力想要逃离,却无法阻止自己被一点点侵蚀。

“别动,我送你走。”沈夜低声对它说:“很快就好。”

半分钟后,凄厉的嘶吼逐渐归于沉寂。

残魂已经完全消失,仿佛从不曾在这世上存在过。沈夜将烟头丢进马桶,按下冲水,推开门走了出去。

 

初七一只手拿着那个土豪金7P,另一只手拿着个黑色的iphone 5。那个iphone 5套着透明手机壳,贴着屏幕保护膜,看起来还像新的一样。

“传好了?”沈夜问,“警察快要来了,别留痕迹。”

初七点点头:“Airdrop,没记录。”

楼下喧哗声已经响成一片,120急救人员似乎发现伤者还有呼吸心跳,正在把担架往车上抬。但是没了魂魄的躯壳,终归是活不久的。

远处又传来警笛声,初七把黑色iphone 5往兜里一揣,又小心把土豪金手机放回原处,示意可以走了。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在门口脱掉鞋套、手套、帽子和口罩,塞进一个塑料袋。——平时回去还可以洗洗再用的,这次是真的没法用了。

楼下看热闹的群众还没散去,正在热烈讨论刚才的跳楼事件;沈夜和初七成功地混入人群,听了一会,也没听到什么有用信息。这时警察来了,拉起警戒线驱赶人群,两个人也就顺势溜走,在小区门口上了辆公交车回家。

车上本来挺挤,但周围的乘客们纷纷捂住鼻子,四散开来,给两人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以后要好好学习,听见没?”旁边座位上,一位母亲对孩子说:“要是不学习,就会像这两个哥哥一样,长大了去捡垃圾。”

沈夜:“……”

 

————————

 

番外1:初七的iphone 5

在一次任务中,两个人不小心掉进河里,沈夜的手机被水泡坏了。雇主人品不错,给他报销了五千块。

两个人去买新手机,在电器城里逛了一天,沈夜突然决定给自己买个山寨机,给初七买个新出的iphone 5。

初七:“?”

初七对着崭新的iphone一脸问号。他之前是从来不用手机的——反正客户都是主人在联系,他又不会离开主人,要手机也没用。

“为了体现我们的专业性,有必要投资一些先进设备。”沈夜解释道。

“那主人用新手机,属下用山寨机。”

“初七,这是给客户看的。”沈夜耐心解释,“如果你是客户,看到老板用新手机,员工却只能用山寨机,会怎么想?”

初七想了想:“员工待遇差?”

“……不是这个意思。这样吧,如果你看到员工用新手机,老板却用山寨机,会怎么想?”

初七想了想:“因为穷?”

“……难道不觉得是老板很有钱,给员工都买好手机,自己却喜欢山寨机?”

初七:“(主人高兴就好)哦。”

“算了算了。”沈夜不想说话,把新手机丢给他:“拿去。”

初七摆弄着手机,觉得很新奇有趣。他收到主人的礼物,其实心里是超级开心的,虽然表面上看不太出来。

“那属下给谁打电话?”

“你不需要给别人打电话。”沈夜说,“只要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初七:“?”

初七心想我一直跟你在一起,还打什么电话,不是浪费电话费吗。沈夜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说:“那你去随便下个游戏玩吧。”

过了一会,又补充道:“不许氪金。”

 

番外2

初七上网搜索“不用氪金的手机游戏”。

 

番外3

后来初七下载了暖暖环游世界。


评论(45)
热度(97)

© 疾风竹叶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