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难忘的通话

偷偷来除个草,情人节快乐(*/ω\*)

这篇是以前给《百恋歌》的G文,飞行员设定

(重看一遍还是觉得,当年怎么这么会开车呢……


点我

+

【沈谢】流年

又名《记一次难忘的洗澡》

旧文,车,一发完结

wuliCP七夕快乐!岁岁年年长相见(*/ω\*)


————————————


沈夜走进这间偏殿时,并未料到会看见眼前这番景象。


推开殿门,迎面扑来一团潮湿温软的水汽,混着草木的幽幽清香。大殿正中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个水池,青石池底,白玉为壁,里面荡着齐腰深的热水。四面墙壁上高高低低支起数层木架,每一层都满满当当地摆着一排瓷盆,种着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奇花异草。阳光透过殿顶天窗,照在清澈池水上,碎成一墙一地的水光潋滟。

透过白濛濛的雾气,他的弟子正趴在池边,眉眼弯弯地笑。


“你倒是有闲心,这些天就在做这个?”沈夜步履...

+

硬盘缝里翻出来的,没有前因后果,just一辆耿直的车

看完感受到了自己车技的退步😂😂😂


刷卡上车

+

【沈谢】记一次难忘的实验(一)

感谢大家回复!目前打算找几个短(rou)篇(wen)凑个小料本

于是找到了这个历史悠久的坑……原文被删了,存文小号的密码也不记得了,只能转载过来_(:з」∠)_

这几天就填这个坑吧


三鲜生煎包:


“你们有麻烦了。”

没有人会喜欢听到这句话——尤其是身在茫茫太空,从地面控制中心的科研部主管那里听到这句话。

谢衣脸上一向温和的微笑消失了:“什么麻烦?瞳。”

“确切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

瞳停顿了一秒,忽然问:“阿夜在么?”

“不在,他去修一个冷凝压力调节阀。”谢衣神色越发凝重,一瞬间已经想到了无数糟糕的可...

+

【沈谢】One Day

短篇文风练习

老梗没啥剧情

随便看看就好

PS

找不到斜体字

粗体代替一下

再PS

写了好长的补充剧情大纲被我手贱又给弄没了T口T 不想再写一遍了……


————————


沈夜闭着眼睛,躺在长满青草的山坡上。午后的阳光很好,他能看见自己眼睑上微小的血管,在眼前红色的世界里织成一张细密的网。

鼻尖上传来痒痒的感觉,像是有一只路过的飞虫停在上面。沈夜甚至不需要去看,就知道那是谢衣。

因为他喜欢这样。他总是喜欢这样。

“别闹。”沈夜准确地捉住了悬在空中的手,里面不出所料地是一根狐尾草。他攥住那只手腕,往自己这边用力一拉。

谢衣立刻咯咯地笑起来。像是五岁的男孩和大人玩了...

+

【沈谢】捐毒一夜之画风不同也要谈恋爱

劳夫特撸怎么都刷不开,一次又一次地提示‘系统繁忙’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讨厌呢。尤其是在,很想要发文的时候。

我是说,千真万确!哦天哪,真是不敢置信,我竟然还在用这么难用的东西。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真想狠狠地踢它的屁股,上帝啊我发誓我一定会的!

(╯‵□′)╯︵┻━┻


——————————


《捐毒一夜之画风不同也要谈恋爱》


夜。

月圆夜。

月圆之夜,黄沙如雪。

一望无际的大漠上,二人相对而立。风吹动他们的衣袂,却吹不散天地间的寂寞。

不知过了多久,白衣人突然开口,打破了这无边的寂寞。

“果然还是来了呢……师尊。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真是怀念啊。”

“很...

+

夜初合志《夜的第七章》完售纪念

完受恭喜!这篇也存一下......

唯美食和美人不可负:

之前决定合志不再刷了,就此给这本画上一个的句号。现在把收录在本子里的正文+guest全部放出,希望真·完售之后还在求本的妹子能看到XD

  

子博密码是CP两个人名字全拼小写,食用愉快。

  


按本子内容排序

  


1.《图南之翼》 

  

作者:梅兰德

  

原作后续,微沈谢。

  ...
+

【沈谢】Not Even Death Can Do Us Part

<警告>有(很多)死亡情节!


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音骤然响起,下一瞬间又重新归于寂静。巨大的惯性将身体狠狠地向前拉扯,整个世界在旋转中变成了一片空白。一声巨响之后,四周的光线忽然暗淡下来,视野从空白变成浅灰、深灰、灰黑、直到彻底的黑暗……最终则是缓缓地沉入了一片无色透明的虚无。

——如果重来一次,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意识消逝之前,他这样想着。


——————————


 “你好,谢教授。”

面前的男人微笑着伸出手来,与他握了握,片刻后却有些诧异地挑起眉梢。“……...

+

【沈谢】捐毒一夜之广场舞终极对决

存文,大家不要看……


 **************************************


傍晚时分,整个烈山居民小区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之下。这里地处流月市的边缘,附近十分安静,小区里只有三两行人,各自匆匆地走在回家路上。一扇扇玻璃窗里透出明亮的灯光,锅铲叮当和饭菜的香味从缝隙中弥漫出来,邻里间笼罩着一片祥和的气氛。

小区中央有一片不大的空旷广场,被花坛和灌木丛围绕着。此时在广场中央,却有两拨人在剑拔弩张地对峙。

“……是你。”

其中一方为首的人黑衣黑发,目光森寒,神情不怒自威。“谢衣,你来做什么?”

被盯着的人身穿风衣,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眼镜,气...

+

© 疾风竹叶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