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月灵异事件簿(4)

慢慢填坑……


前文链接


卧室里一片狼藉,昨天被推倒的椅子还歪在墙角。沈夜也从窗口跳了进来,在房间的另外三面墙上啪啪啪拍了三下,又各贴了一张朱砂符纸。

这时初七已经推开了门,双手握刀护在身前,小心翼翼地往客厅走过去。

沈夜跟在他身后,一手提着广场舞便携音箱,另一只手往墙上拍符,像在楼道里和天桥下贴小广告一样,花花绿绿地贴了一路。

客厅里空旷安静,上次丢下的皮箱还躺在地上。初七回头望了眼沈夜,微一点头,踏上了通向二楼的阶梯。

二楼一侧是书房和次卧,两人进去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另一侧的主卧是别墅里最大的一个房间。踩着洁白的长毛地毯走向中间那张两米欧式豪华大床,沈夜在床前停下,若有所思地环顾。

床头上方的墙上钉了个钉子,下方隐约有一片圆形空白,是挂过什么东西的痕迹。沈夜想起在酒店套房里看到的一面巨大的八卦镜,应该就是那东西了。

——八卦镜显然挂在那很久了,否则不会在墙上留下痕迹。但别墅是最近才开始闹鬼的……也就是说,金不换一直都在害怕什么?

四根金色床柱上雕刻着花纹,弯弯曲曲,仿佛许多蛇形符号首尾相连。初七摸了摸,犹豫一下,望向沈夜。

“驱邪阵。刻得不错,是找了懂行的人。”沈夜点了点头,“因为这张床,那个女鬼才没有上他的身。”

紧接着他却又皱起眉。

法阵固然精妙,阵中的人却完全不懂操控,以女鬼昨天显示出来的力量,打破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是她当时手下留情了,还是因为她的力量在不断增长?

“属下只看出了一点。”初七忽然说,“金不换并不愿想起他的妻子。”

沈夜懂得他的意思。在这个家里,没有半点女主人留下的痕迹,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但讽刺的是,这些驱邪的法器和阵法都暗示了她的存在——以另一种方式。

大悲咒单调的吟唱声在空气里回荡。除了这个房间,整座别墅里都贴满了符咒。如果她还在的话,也只可能在一个地方。

在这个房间里……在他们的身边。

沈夜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对着空气说道:“白露,出来吧。”

 

——寂静。

初七:“?”

空气中弥漫起淡淡的尴尬,沈夜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又问了一声:“……白露?”

回答他的依然是寂静。

十秒后,初七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主人挽尊。“她可能是害怕我们,已经逃走了。”

“……嗯。”沈夜点点头,云淡风轻的一挥手,就当作无事发生过。

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大屏双卡超长待机只要998的手机,拨通了金不换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金不换异常热情的声音传过来:“沈大师!怎么样啊,搞定了没有?”

“哦,还没有……不过快了。”沈夜清了清嗓子,“我们正在你的家里进行,嗯,实地考察。”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有些失望:“哎呀,怎么不告诉我呢?我可以让司机送你们去——”

“金先生,有一个问题,请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沈夜打断他,“您的妻子,白露女士的那起事故,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什么意思?”

“我们认为,你看见的就是白女士的鬼魂。”

“什么?这——绝对不可能!露露怎么会变成鬼?如果真的是她,我怎么会认不出来?”

“人死之后,外貌可能会产生一些变化,而且她的死因还是溺水。”沈夜说,“金先生,请你实话告诉我,她真的是自己开车掉进湖里的么?”

“警察就是这样跟我说的啊,他们查了一个月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金不换忽然停顿了一下。

“等一等,你们……是在怀疑我?”

“是这样的,为了把她请走,必须知道她真正的执念。”这次的客户也一样拒绝配合,沈夜有点不耐烦起来:“你既然找我们来解决这件事……”

“你怀疑,我和她的事情有关系?”

沈夜叹口气:“……随你怎么想。”

“你——”金不换的声音气得发抖,“你,你再说一遍?”

“金先生,主人想知道您的前妻白女士,是不是被您杀掉的。”初七礼貌地说,“这次听清楚了吗?需要重复一遍,请按1。”

金不换:“……”

“你!你……这是,这是诽谤!”

金不换气得呼呼喘息,话都说不利索了:“好,好,既然这样,合约就到此为止!你们,你们不要再管我的事情!要是再胡说八道什么鬼话,小心我请律师告你们哦……沙沙……现在就……滚出我的……房子,听到了吗……沙沙沙……滚……”

“嘟——”

一阵杂音后,电话断了。两个人对视一眼。

“工作又丢了?”初七问。

“嗯。”

“属下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不关你的事。”沈夜说,“我本来也不想做这单了……客户和目标的颜值都太低。”

他随意拍了拍袖口衣角,提起地上的广场舞音箱:“反正我们也没干活,没损失,走吧。”

“有损失。”初七说,“损失了来回公交车票钱。”

沈夜:“……”

“怎么不早说?”沈夜郁闷道,“刚才应该让金不换报销。”

 

于是两个人提起广场舞音箱,原路返回,一边走一边揭下墙上的符纸,留待下次再用。

现在正是一年中白昼最短的时候,还不到五点,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跟在沈夜身后跳出一楼窗口,初七忍不住停住脚步,又回头看了一眼。

里面毫无声息,一片黑暗,犹如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但如果盯着看得久了,屋子里的轮廓就会慢慢显现出来……凌乱的房间不知何时恢复了原状,他能看见每一个精致的摆设,家具上每一条细微的花纹,房间正中是一张大床,松软的床垫中间微微下陷,躺上去一定非常舒服。

有谁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柔和的暖光照亮了黑暗,有一个声音在耳边窃窃私语着诱惑……

你累了……

来休息一下吧……

快过来吧……只要往前一步……

不要怕……你和我们是一样的……

……初七……

 

“初七?不要听……初七!”

初七一个踉跄,被沈夜强行拽离了那个窗口。身不由己地跌跌撞撞走出几步,他才打了个寒噤,彻底清醒过来。

沈夜脸色阴沉,拉着初七大步往外走,初七的手腕被他攥得发疼。

“是附近的游魂。这里阴气太重,她不在,它们就被吸引了过来。”他沉声说,“我早就告诉你,不要去听那些东西说话——它们想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是……”初七低着头,“属下知错。”

“以后不许去听,看见了就捂住耳朵。”

“是。”

“没有我的命令,也不能看。”

“……是。”

沈夜神色缓和了点,手上却不放松,拉着初七一直出了外面那扇铁门。这一次并没有什么来阻拦他们,别墅沉默地立在身后,像一座白色的坟墓。

沈夜把铁门紧紧关住,从旅行袋里掏出一卷手掌宽的纸条,撕下几条贴在门缝上,用黑色粗记号笔在上面写下“X市公安局封”。

“好了,这样暂时不会有人进去。”他说,“以后让金不换找来的人头疼吧。”

初七望着铁门,又看看沈夜,好几次欲言又止。

“她……”

——她不在这里,是去哪里了?她到底是谁,真的是白露吗?

还有……她为什么会拥有那样的力量?

沈夜眉头微皱,却很快又恢复面无表情。

“初七,我们不是做慈善的。没钱的工作为什么要做?”他拍了拍初七,语气轻松,“回家吧,楼下菜市场要关门了。”

 

————


“现在就离开我的房子,听到了吗?给我滚出去!”

“嘟——”

金不换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沈夜是把他的电话挂掉了。“啪”的一声,他把手机远远摔在浴室的地板上。

“什么鬼……”他喃喃咒骂着,“该死……”

那两个人会不会真的发现了……?不,那件事应该做得很完美,也请了可靠的人,绝对万无一失。他们应该只是虚张声势,想要敲诈一笔罢了。

而且他当时看清楚了那个女鬼的身形,根本就不是她。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怎么会认不出来?

这次要是还能请到那位厉大师就好了,也不至于找这两个不靠谱的……是谁推荐的他俩来着?真应该骂他一顿。算了,明天再去找找看吧……

想到这里,金不换渐渐平静下来,忽然觉得浴室里有点冷。也许是空调坏了吧,他叫了一声外面的保镖,但是没有回应。

那几个光吃不做事的又在偷懒了……金不换低低骂了一句,想要从浴缸里站起来,身体却忽然一歪,又跌坐回水里去。

然后他低下头,看见一缕黑发缠在自己手臂上。

 

“啊——!”

在惊恐的尖叫声中,更多的黑发从浴缸下水口涌出来,一缕一缕,仿佛潮湿的黑蛇蠕动着,缠上他的身体。

金不换瞪着眼睛,缩在浴缸一角,眼看着一缸水逐渐变成沸腾的黑色头发,咕嘟咕嘟冒着气泡,从中间慢慢地浮起来一张女人的脸——那是一张溺死的人的脸,七窍流血,嘴唇歪斜,盯着他狞笑!

那不是她……但是金不换认出了她!

黑发像湖中的水波一样起伏,那张脸逐渐漂浮过来,漂到了他的面前,苍白的皮肉,浮肿的五官,浓烈的尸臭味……

“你,你们!!!”金不换的脸因为极度恐惧而僵硬。他拼命挣扎着想要爬出浴缸,但是黑发已经牢牢缠住了他。

那张脸就在他的面前,咧开嘴,对他露出诡异扭曲的笑容。

“找到你了……”

“别,别过来!!!救命!!!啊——!!!”

层层黑发绞住他的四肢,慢慢地,一点点地收紧,直到深深绞进了皮肉。鲜血在水里弥漫开来,浴室的门紧紧关闭着,隔绝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

第二天是冬至,两个人从楼下菜市场买了块肥瘦均匀的好肉,在家里包饺子。沈夜穿着条碎花围裙,满手面粉地擀饺子皮,初七拿着把大菜刀,咣咣地剁饺子馅。

就在这时,秦炀打电话过来了,劈头就问:“你上次问我金不换的事,是听说了什么吗?”

沈夜偏着头,肩膀夹着手机,手里拿着半块没擀好的面皮,一脸不耐烦。

“没有,工作上的事。怎么了?”

“他死了,今天早上发现的。”秦炀说,“死得很惨。”

沈夜的动作停了一下。“怎么死的?”

“在酒店房间的浴缸里,被人碎尸了,很碎……”秦炀顿了顿,“剁得像饺子馅一样。”

沈夜:“……”

初七在一边咣咣咣地剁着饺子馅。

秦炀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想吐,说道:“泡在水里就是一缸肉泥,上头一层油,我们用盆舀出来的……呃。”

初七剁了一大盆肉馅,往里加了水和油,用力搅拌。

沈夜:“…………”

初七:“?”

沈夜觉得要是再听下去,这顿饺子就要吃不上了,赶快制止了秦炀活灵活现的描述。“他身边没有别人?”他问。

“奇怪的就是这个。他的三个保镖在房间里待着,跟浴室就隔了一堵墙。”秦炀说,“但是昨天傍晚案发时他们都睡着了,今天早上才醒,没人听见声音,也没见过有人进来。我们查了酒店监控,没人进出过那个房间。说实话,我都要以为是他们三个合谋的了,一个人可搞不定这种活。”

“嗯。”沈夜说,“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包饺子呢。”

秦炀沉默了一会,忽然说道:“告诉我实话。这一次……是不是人?”

“不是。”

“……我明白了。”

“还要继续查?”

“继续查,直到查不下去为止。”秦炀的声音有点疲惫,“……至少不能抓错了人。”

沈夜放下手机,初七抬起头望着他,有点疑惑也有点了然。沈夜叹了口气,沾着面粉的手指在初七脸颊上蹭了一下。

“好了,她已经报了仇。”他低低地说,“结束了。”

初七却听出沈夜声音里隐含的担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

两个人大吃了一顿饺子,饭后窝进沙发看电视。晚间新闻报道了本市企业家金某某被害的消息,但是没有提及细节,大概是警方也觉得凶手的手段过于残忍,会对社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沈夜直接换台,开始看狗血八点档连续剧。初七躺在他腿上,有一眼没一眼地看,因为电视剧太无聊,到后来直接看睡着了。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像他们以为的那样结束。两天之后的清晨,手机铃声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

998山寨机的铃声超响,震动也异常有力,两个人瞬间被吵醒。沈夜睡眼惺忪,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发现才早上五点。

“主人……?”初七动了一下,喃喃道:“有工作了?”

“不是。”沈夜看清了来电名字,“你先睡吧。”

接通电话,他没好气地问:“什么事?”

“金不换的保镖,有两个跳楼自杀了。”电话那头,秦炀的声音焦急又懊恼:“沈夜,这是怎么回事?你还知道些什么?”


TBC

评论(31)
热度(78)

© 疾风竹叶猫 | Powered by LOFTER